乙女本质,BG赛高。沉迷佐雏,无心睡眠。
平柯哀,明艾尼,各类骑士姬;萝卜片,侦探片,刹那玛丽娜。
经常喜欢被人讨厌的角色,护不过来系列。

【高达00·刹玛】《第四十六年的随笔》(给自己的生日贺文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距离我最初看《高达00》已经过去许多年了,但它带给我的触动与感怀却仍旧历历如同昨日。一直想为刹那和玛丽娜写些什么,每每提笔,反而良久难言,犹如近乡情怯。直到今天,临近自己的生日,又时值00十周年,终于写下这篇不算长的文字,留作纪念。

       手刃父母后成为少年兵,后来加入天人组织的刹那,以及原是平民,却在乱局中被仓促推上王座的玛丽娜,面对着无可抵挡的时代的洪流...

【名柯】《重植》上(平新哀。七日番外。)

前注:

1、本文为《与江户川柯南在一起的七日》番外;

2、建议平和党避免观看;

3、我一点儿也不懂心理学和医学,乃至医院的运作过程,都是瞎写的,请在观看时接受设定,无视这方面的槽点……

4、本文被网易疯狂……,可能影响阅读体验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有什么东西,丢失了。

就像是被连根拔起的植物,最隐秘而盘错的根系暴圌露在外,尚且还潮湿着,残土里还混着眼泪的咸味。

但是很快又重新被粗糙地栽种下去,很快地存活下来,但在那过程中,有某样东西彻底地消失了。

不论...

【火影·半架空】《山之鬼》三篇(主佐雏。这次字数爆炸……)

16

霜月的大祭一天近似一天,今年不仅有常规的工作,还要额外安排宇智波家来访的事宜,日向宁次忙得简直有些晕头转向,对堂妹的关注也稍微减少了些。

被派往平安京之前,乙六向宁次汇报了雏田在山上的动态,总结而言,她在山上只是每日与同龄朋友嬉戏游玩,并无异状。因此,宁次对她进山之事仍然没有阻止,一来是遂了她的心意,二来也是为了让她不插手大祭之事。

在他眼里,雏田虽然性子温吞,但天生聪慧有礼,近来处事更是愈有分寸,和最初相识时的唯唯诺诺判若两人。

但越是这样,就越不得不……

白瞳的少年没有继续想下去,只是默默握紧了拳头。

就在这样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常中,终于到了大祭的前一日。

按照风俗,在这...

基友观lo有感而发,给我p了个表情包,笑死了,特此收藏为证

【2017艾伦&阿尼生贺】《死神与少年》(玻璃渣。赶工。)

01

他坐在冰冷的铁栅栏后,背对着小小的气窗,从那窗口投入铅灰色的黯淡天光,将那少年的身姿在地面上拖出长长的影子,透过铁栏,延伸出去。

阴影吞没了他的面孔,让人看不清那脸上的表情,只隐约勾勒出几笔因病而消瘦的轮廓。

狭小、狭小的空间里,他长久地沉默。能来探望的人都已离散或死去,将他只身留在这昏晦的牢笼中。


死神走进来的时候,他有些惊讶地抬起了头。从暗色中突显出一张还很年轻的男孩的脸,英俊却有些孩子气,有一双碧绿而清澈的眼,像是从不曾被黑暗浸透的样子。

同样也很年轻的死神手持巨大的雪白刀镰,端详着少年的模样,这是她第一次杀人,因此格外留心,谨慎地问道:“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

少年却...

【火影·半架空】《山之鬼》二篇(主佐雏。正剧向。)

08

此后果真下起大雨。

霏霏淫雨,连绵数日,阴晦的天色令身上穿着的单衣也滞重起来。


雨下了五天,才渐渐放晴,拨云见日之刻,雏田在自己往常读书的书房里做女红;她偶然抬头,便见乌云的裂缝中漏出的第一缕新阳,正巧落在庭院中的无花的樱树上,繁茂蔓延的树冠粲然生光,光华形成满树繁茂的樱花幻影,煌煌的花海令人不敢逼视。

可夺目的光辉只持续了一瞬就悄然消逝,只剩下白眸的少女呆呆坐在原地,被那妖异的景色摄去了心魄,连绣针一不小心扎破了手指的事情也没有察觉。


像是被什么东西所引诱,她缓缓站起身来,径自从室内跨进庭院,连鞋子也没有穿,踩着尚且缀满落雨的草叶,一步一步向樱树下走去。

伸出手去触......

【火影·半架空】《山之鬼》一篇(主佐雏。正剧向。)

夜里的森林树梢响,

黑黑的山鬼,在唱着歌;

黑黑的山鬼,唱什么歌?

黑黑的山鬼肚子饿,唱了一首痛哭的歌。

黑黑的山鬼食兄弟,唱了一首吃人的歌。

黑黑的山鬼住山间,下次吃人吃哪个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
“雏田小姐,该就寝了。”

夜刚到来,奶妈就在外面很恭谨地唤她的名字。

日向雏田正趴在自己的床褥上读书,听到奶妈的声音,有些恋恋不舍,但还是乖顺地将书合上,塞到枕头底下,吹熄了身旁榻榻米上的灯火。她平躺在被窝里,两只手摆放在胸口的姿势端正又小心。

柔软...

2017.03.25夜 附

而实际上,虏获我的是孤独。

歌中的少女死亡之后,得到死神永久的爱情。

那是多么令人艳羡的事情啊,不会消逝的死亡和爱情,比白更纯白,比黑更安静。

令人神往,却也在那一刻体会到,自己所渴求的,是多么不可获得的存在。

想要的,只是这样的爱而已,即便用生命交换,也甘之如饴。

不,不如说,正因为能够将生命交入爱人的手中,才会觉得如此幸福。

请爱我吧,然后扼住我的脖颈,拿走我的一切,连带生命,这样就一定不会再独自一人了。

我对着脑海中的虚空,喊着,

请爱我吧,

直到将我杀死,

我等待着!等待着这样的人到来!

但也明白,不会有这样的人来,仍然只会有我一个人,在这片连呼喊与痛哭也不得不静...

【火影忍者 佐雏】行至未尽·其五·雪割草之章(全文终)


33
走在那条回家的林间路上,雏田埋着头,木屐踏在雪上,留下一长串小小的脚印。
她知道,那个人就跟在身后几步远的地方,但她却不肯回头去看,像是打定主意要假装他不存在。
然而,佐助像是打定主意不让她得逞,突然开口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他刚刚目睹这个白眸女人放走鸣人的场景,因此声音里,还带着几分恼怒。

这个问题,本来是从一开始就该问的。但谁能想到她竟然真的不肯告诉别人?谁能想到这个不可能成为问题的问题,如今却必须问出口了?
佐助认为已经自己很了解她,唯独这点,他想不通。也许因为他们虽然有很多相似,却总归是截然不同。

她感觉脚步一偏,差点扭到脚踝,但仍然及时站稳,深吸了一口气,一边继续向前走去,一...

【火影 佐雏】《行至未尽 其四 桔梗之章》(下)

28

中午时分,漩涡一家和宇智波一家重新聚齐,人马浩荡地走进居酒屋,拼了两个座才坐下。

这次聚会是鸣人发起的,他想起学园祭时两家人热热闹闹地一同行动,便提议再来一次。而一向看彼此很不顺眼的莎拉娜和博人,居然没有一丝儿反对,这天的行程便顺顺当当地敲定了。

 

“咳咳,”鸣人坐在正当中,举起一杯酒来,清了清嗓子,很想显露出火影的威严,但怎么看都仍是那个有点儿缺根弦的橙毛,“首先呢,欢迎我们的莎拉娜和博人回家,恭喜他们顺利完成任务!”

莎拉娜和博人都笑起来,樱和日葵热烈鼓掌,雏田也笑着拍手。

掌声中,鸣人光彩满面,兴致勃勃地说:“然后呢,公布一下本日的行程,一会儿吃完饭,先去逛...

1 / 4

© 听水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